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眼裡虹橋,心裡虹橋

一座虹橋,不期而至
據天文台的預報,今天是個大晴天。一位攝影師朋友一個星期之前就據此約好,一大早到我家天台拍照,拍攝維港兩岸的新貌。拍攝角度朝西,早上,兩岸林立的高樓面迎朝陽,層次較豐富;到下午,樓宇就都背光了,盡在黑影裡。朋友七時半就來到,是老遠從天水圍到來的,但很不巧,厚厚的雨雲正好隨西南風移到維港上空。一上到天台,雨就落到頭頂上。

看看天文台的報告,剛在十五分鐘之前發出了雷暴警告,有效時間到九時。

夏天的雷暴雨多來去匆匆,這雨大概也會很快過去吧? 兩岸和天上,都一片朦朧,不是一兩朵雨雲在灑雨,而是彤雲密布,飛雨漫天,兩岸樓宇幾乎盡掩,雨看來不會在十分八分鐘內過去。

既然安排好了,朋友要「交貨」,就耐心等待吧,一邊東南西北地聊天,一邊不斷看着天色變化。過了約一小時,南面天邊,即港島背後漸漸亮起來了,出現可能是宋徽宗夢裡一見難忘的「雨過天青色」,陽光也從我們背後照射起來,儘管雨仍淅淅瀝瀝地飄灑着。

朋友忽然驚呼:「有彩虹!」

果然,正前方的維港上空,一座彩色虹橋飛架南北,橫跨兩岸,橋頂正好越過最高的 IFC (國際金融中心)。彩虹說不上是天文奇觀,誰都見過,但一旦偶然遇上,而又有出色的景觀配合,仍然叫人興奮。我沒有帶照相機,而恐怕彩虹轉瞬即逝,沒有下樓拿相機去,就只用手機拍攝。事後真有點懊悔,因為這景色持續了十多分鐘,隨着太陽漸升,彩虹降低到 IFC 頭頸以下去,然後隨着水氣逐漸稀薄而消失。

朋友從當初的失望,到後來得到意想不到的重大收穫,非常高興。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往往難以設想,會在跌宕中予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悅,當然也會發生讓人手足無措的晴天霹靂。

這讓我想到美國哈佛大學教授 Michael Puett 在中國哲學通識課中,向學生推詡的孟子學說。他向學生指出,在孟子眼中,世事反覆無常,支離破碎,努力不一定有回報,惡人則不一定有惡報,但孟子認為「只有意識到萬事皆非穩定,我們才能以一種最廣闊的方式來生活」。

Michael Puett 以西方學者的眼光看到,在孟子的世界中,「命」佔據優勢,而「命」難以用英文去翻譯,是 Heaven’s commands (上天的旨意) 嗎? 是 fate (命運) 嗎? 是 destiny (天命) 嗎? 似乎都不全對。他指出,對孟子來說,這個詞指的是生活的偶然性,是那些在我們掌控之外發生的事 ── 無論是好是壞。「命」解釋了意外的收穫 (如就業機會) 和悲劇 (如死亡) ── 無論我們怎樣計劃或打算,它們都會發生。

那麼,在「命」的面前,是否無所作為? 他就此引用了《孟子.盡心中》的話:「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牆之下。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

Michael Puett 有這樣的按語:「生活在變化無常的世界裡意味着我們並非生活在一個惡有惡報的穩定的道德秩序之下。我們不應該否認悲劇的發生,同時我們應該始終期待驚喜,並從容應對降臨到我們身上的任何事情。」

「當我們不再相信世界是穩定的,我們就可以讓『心』來指導我們。」「心」是什麼? 又有翻譯問題。Michael Puett 說,在中文裡,心既是情感的棲息地,是西方理解的 heart;也是理智的核心,是 mind。「培養理智與情感合一之『心』,是鍛煉我們做出正確決策的途徑。」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這樣一座虹橋吧?

2 則留言:

  1. 既有您一位好友相助,提供最佳拍攝位置,又得天獨厚,錦上添花加一彩虹,如願以償外加額外獎賞,您的朋友真要感恩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亦得朋友帶契,才遇上彩虹。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