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地中海飲食面臨消亡?

肥胖──準確點說是過胖──已成為世界流行病,更令人膽憂的是,病已蔓延至兒童。在歐洲,據世衛組織的數據,塞浦路斯、希臘、西班牙、意大利的兒童過胖率都超過了四成,最高的塞浦路斯高達四成三,都高居歐洲前列。這些國家一向以「最健康的地中海飲食」文化著稱,這情況就更令人驚訝了。

「歐洲肥胖大會」(European Congress on Obesity) 在維也納舉行,世衛官員在宣布以上數據時哀嘆:「地中海飲食消失了(The Mediterranean diet is gone)。」意大利等地的地中海飲食二零一三年,才獲評選進入聯合國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呢。

你到這些地方旅遊,一定還可以享受地中海式美食──多蔬果、魚肉、橄欖油。相對於風行世界的美式飲食,地中海飲食較健康,當地人癡肥、糖尿、心血管病的發病率都較低。地中海飲食因而在發達地區受到歡迎,特別是在中產人群當中。

可悲的是,地中海飲食的原產地有被美式飲食攻陷之虞,抵抗力最薄弱的人群──兒童首先投降了,糖果、汽水、垃圾食品是他們難以拒抗的誘惑,讓他們吃進過量的脂肪、糖、鹽。同時,在現代化的富裕環境中,兒童的體力活動日減,少走路,少到戶外玩,多坐着玩電玩。

世衛的歐洲組識自二零零八年創立了「兒童肥胖監察計劃 (Childhood Obesity Surveillance Initiative)」,涉及四十多個國家,據說數據是高質量的。最新的統計來自二零一五至一七年。法國、挪威、冰島、拉脫維亞、丹麥的情況最好,兒童肥胖率只有 5% 到 9%。

在意大利,問題已受到重視,不久前舉行了「青少年肥胖共識大會」(Consensus Conference o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t Obesity),全國九個兒科組織和機構的專家一起交流。最受關注的是及早預防,和減少肥胖引起的併發症。

關於預防,大會認為最可行、最有效的,是從兒童早年的營養、飲食着手。對於肥胖引起的併發症,最受關注的是「葡萄糖耐量受損」(impaired glucose tolerance,IGT) 和脂肪肝。

葡萄糖耐量是指人體對血糖濃度的調節能力。正常人在進食米、麵等碳水化合物或服食葡萄糖後,葡萄糖會被腸道吸收,並刺激胰島素分泌和肝醣元合成增加等一系列反應,血糖因而保持在比較穩定的水平。糖耐量受損者的調節功能受損,成為糖尿病高危人群,十年後會有 10%〜50% 患上糖尿病,並可能患上高血壓、高脂血症,易發生動脈粥樣硬化。

有數據顯示,大陸和香港華人葡萄糖耐量受損患者向糖尿病轉化的危險性居世界前列,一年達 8%〜11%。

從這個角度看,香港比意大利更要關注肥胖問題,兒童、成年人都一樣。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從兩幀照片看到什麼?

中美貿易談判期間,以上下對照形式並列的兩幅圖片在中國網上廣傳。上面的照片是這次中美談判時拍攝的,下面照片是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後,清政府一九零一年與西方國家簽訂《辛丑條約》的紀錄。《紐約時報》後來在報道談判結果時,也把照片刊出了。

《辛丑條約》是中國近代史上賠款數目最龐大、主權喪失最嚴重的不平等條約。兩幅照片這樣並列,什麼意思?網上很多人嚷起來:中國談判輸了。

有人從另一角度對比:談判雙方代表的年齡、神情。談判桌兩邊代表的頭髮、容貌、姿態大不一樣,庶幾予人「白頭人對黑頭人」印象。

不過要指出,上面一張照片誤用了,不是中美雙方貿易代表團談判的照片,而是中方代表團與美國負責監督貿易稅務的眾議院籌款委員會成員會談的照片。照片右前方最矚目的兩位老人家是 81 歲的新澤西州民主黨籍國會眾議員 Bill Pascrell Jr.,和 86 歲密西根州民主黨國會眾議員 Sander M. Levin。

儘管這樣,中美代表團主要成員的年齡仍然有不小的距離。

美方主要成員:
財長姆努欽 Steven Mnuchin,56 歲;
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Robert Lighthizer,71歲;
美國商務部長 Wilbur Ross,80 歲;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 Peter Navarro,69 歲;
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 Larry Kudlow,71 歲。

中方主要成員:
副總理劉鶴,66歲;
人民銀行行長易綱,60歲;
中共國家發改委會副主任寧吉喆,62 歲;
中共中財辦副主任廖岷,49 歲;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55 歲。
其餘的都是副部級官員,按中國的官員年齡限制,不會超過 65 歲。

《紐約時報》指出了上述照片失誤的同時,認為照片的確說明了一些問題,就是中國顯示的自信,和堅持既定貿易戰略的能力──中國人所說的「定力」,例如不作貿易數額上的承諾,不放棄「中國製造 2025」戰略。中國談判團隊人數不多而很有凝聚力,直接向劉鶴匯報工作,工作非常富有效率。報道引述了解內情匿名人士的話說:「過去需要耗時一個月的決策,現在只需要一天的時間。」

相比之下,美國內部難以統一立場,爭議不斷,「難以發出一致的信息」。

談判很複雜,牽涉的不僅是貿易問題,還有出現意想不到逆轉的可能性。但可以放心,絕不會重演一九零一年的恥辱。

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人體發現新「器官」,是經絡的證明嗎?

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 Neil Theise 在解釋新發現
通過解剖學、射線透視等現代科技,人體已給內內外外研究透了,還可能找到新器官嗎?這提問似乎有點荒謬,可是美國科學家的新發現真的提出這樣的疑問來了。新發現的是人體內一個有點神秘的流質網絡,是通過新的激光顯微技術在人的活體上發現的。新發現可能為病理研究,尤其是對癌症的擴散與治理研究開拓新方向。

對於中國醫學的經絡學說來說,這發現的意義可能更重大,這與一直無法通過解剖證實的經絡網絡有什麼關係?這就是經絡網絡嗎?若答案是肯定的,中醫的理論就多了科學根據,對看似玄虛的中醫學說就要改觀。

有關發現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自然」(Nature) 網站的「科學報告」欄中發表,由 11 位研究人員聯合署名。《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 同一天報道了新發現,名之為「新『器官』」。

過去都知道,人體內存在間質 ( interstitium)和間質性空間 (interstitial space),它存在於器官與器官之間、細胞與細胞之間,其中注滿液體,淋巴系統與之有闗。可是有闗研究不多,文獻中的論述有限且模糊。

人體約六成是水,這些水約三分之二存在於細胞內,其餘的在細胞之外,稱為「間質液」(interstitial fluid)。對之了解不多的重要原因是,一直無法用顯微鏡對之觀察。用傳統顯微鏡觀察,要先把活組織製片,涉及切片、塗片等工序。過程中,間質液自然流失殆盡,原來儲存的空間隨之塌陷無存,自然無從觀察了。

早在二零一五年,其中兩位研究人員用一種叫 probe-based confocal laser endomicroscopy (且譯為「共聚焦激光顯微內視鏡」,簡稱 pCLE) 的新技術觀察一名癌腫發生轉移病人的膽管,發現組織層內有一系列互相連接的空隙,這是解剖學上從來沒有提及的。可是病理學人員提取組織進一步觀察時,這些空隙就不見了。

在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再對癌症病人作同樣的檢驗,也發現了組織中的充滿液體的空隙。他們對提取的組織作了新的處理:迅速急凍,阻止組織中的液體流失,然後用顯微鏡觀察。

再加上其他癌症與非癌症人員不同組織的觀察,研究人員發現,人體內到處存在這樣的注滿液體的空間,空間形成一個網絡。

過去並非不知道有這樣的組織層存在,只是視之為一層像「牆」一樣的膠原,對器官有保護性的緩衝作用。新發現認為這不是一堵「牆」,而是一個「開放性的,充滿液體的高速公路」網絡,甚至可以視之為一個虛實兼備的器官。

這些注滿液體的空間與淋巴系統關係密切,是淋巴液的源泉之一。這或者可以解釋癌症的轉移,可以解釋為什麼癌細胞會擴散到淋巴結。

能不能據此說「經絡終於被證明了」嗎?看來還要進一步研究。中國經絡學家祝總驤八十年代就運用電子、生物化學、生物物理、聲學和形態及動植物等多種學科檢測和獨特的實驗法,據說「準確地揭示人體經絡線的分佈位置,證實了古典經絡圖譜的高度科學性和客觀存在」。可是對改變人們對中醫的觀感幫助不大。美國的新發現是否可以為此再建奇功?
**
Meet Your Interstitium, a Newfound "Organ"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中美貿易:暫時休戰,繼續擴張

「開天殺價,落地還錢」,是做買賣的常態,小買賣、大生意都一樣,世界最大兩個經濟體的貿易談判亦不例外。做生意都要各有「着數」才行,即彼此都有所得,一加一大於二,零和是行不通的。不過這總是暫時的,到一方自以為被「搵笨」了,那就要再殺價,再談判。中美貿易談判的最大成果,是本來如箭在弦的貿易戰不打了。可是美方事後說,只是「暫停貿易戰」,意思是到又覺得被「搵笨」,又會扯起戰旗。

這樣的情況,過去已一再發生,像經濟循環。中國二零零一年加入 WTO之後,美國不能為所欲為,有所收歛,但今後可能會更多赤膊上陣。

原因是如今驚覺局勢不妙了,就如棋下着下着,忽然發覺對手強勢已成,於是急於以攻為守,以圖力挽狂瀾。

新加坡資深外交家馬凱碩 (Kishore Mahbubani)日前在上海一個工作坊,就美國人心目中的中國提出「三C」見解:美國七十年代基於對抗蘇聯的共同利益 ( Common interest)與中國建交:中國接着改革開放,發展起來,但美國不把中國放在眼內,是為自满(Complacency);到近年發覺中國有彎道超車之勢,就焦慮 (Concern) 起來了。

這是對近半個世紀中美關係很簡潔的概括,說明中國幾十年來飛速發展的成就,其實有相當大的幸運成分:在政治上美國要拉攏中國對付蘇聯,到蘇東崩潰了,又以為中國改革開放必然帶來政治自由化,因而躊躕滿志;接着九一一發生,美國為了打擊國際恐怖主義,需要中國支持。在經濟方面,歐美與亞洲四小龍七八十年代要升級換代,讓中國承接了大量下游生產技術,資金同時擁來,中國趁機逐步改革經濟體制;正好又遇上IT革命,互聯網革命;加入WTO是另一重大改革動力。到二零零八年華爾街金融海嘯爆發,中國已成長為可以致力穩定世界經濟的增長引擎了。

這個發展過程並不是中國刻意營造的,而是因緣際會。國際社會其實並沒有對中國的一路發展視而不見,而是西方的各種理論都無法預見到中國的發展前景,反而篤定地預判中國會崩潰。美國在焦慮下,訂下過「重返亞洲」戰略,又要建立 TPP 圖堵中國,都失敗了。非不為也,是不能也,因為在緊密的相互關係下,美國已甩不開中國。

單刀赴會面對美國「四大天王」的劉鶴在完成談判後談到臨時與特朗普會面的兩個細節:首先,美方通知進行15分鐘禮節性見面,後來延長到45分鐘,而進行了實質性會談;原來說見的是特朗普與財長,結果到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現,副總統以及很多內閣的成員都在場,白宮的要員也都在場,讓劉鶴「有點吃驚」。

他「後來仔細一想」,認為這說明特朗普對中國的尊重,說明美方對發展健康的中美雙邊關係,中美經貿關係高度重視。

這次會談之前,以分析全球經濟動向知名專欄作家 Mike Shedlock 指出:特朗普亂槍掃射,有明確的目標嗎?考慮下這種可能性:他的目標是歐盟,而不是中國;他製裁伊朗其實是衝着歐洲來的,而不是伊朗;倫敦國王學院科學和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 Dina Esfandiary 則說,中國「已經是勝利者」。

中美談判結束,情況更明朗了。

可以肯定,中美貿易會進一步擴張。至於美國的貿易赤字,在美國目前的經濟結構和儲蓄狀況下,要改善很難。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筆下留情」版頭照片題詠之六十八(2018/04)

散髮扁舟去  海天覓紫微
沉沉迷若幻  浪裡忽花飛
(花展獵影)
世事紛紛 迷眼最是浮雲
登臨絕頂看凡塵 
居高灑脫 有幾人
有唳聲頻 回首雲濤翻滾
疊浪排空氣欲吞 
逍遙自得 卻有君
(維港雲霧)
飛紅點翠滿梁園  名宅迎賓檻欲穿
歲月蒼桑甘枉度  爭留艷影記辛酸
(佛山梁園)
天仙播下千年火  巧匠薪傳不世功
南粵陶都聞天下  摩挲碗盞憶情濃
(佛山石灣公園湖心陶像)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美國:重振雄風?還是目空一切?

美國新任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向士氣底落的國務院下屬講話,鼓勵大家必須 get its swagger back。這句話有點不好翻譯,關鍵是 swagger 這個字,要看你從正面理解,還是從負面理解。

從褒義去譯,可以是「重新振作」,「重振雄風」;從貶義去譯則可以是「重展霸氣」,「重新耀武揚威」等。

打開《新英漢詞典》,swagger 有四個義項:1,昂首闊步、大搖大擺地走;2,狂妄自大,自鳴得意;3,吹牛皮,說大話;4,恫嚇,嚇唬。意思一個比一個差。

谷哥的定義是:walk or behave in a very confident and typically arrogant or aggressive way (以非常自信,尤其是以傲慢、盛氣的姿態走路)。

《劍橋字典》定義為:to walk or act in a way that shows that you are very confident and think that you are important (顯得非常自信,並自以為不可一世地走路或行事)。還列出以下例句:
They swaggered into the room. (他們大搖大擺地走進房間。)
A group of young men swaggered around outside the bar. (一群年輕人在酒吧外面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
His swaggering self-confidence irritates many people. (他趾高氣昂的自負神態激怒了很多人。)

與之切合的中國成語不少,還有目空一切、妄自尊大、自命不凡……。

蓬佩奧也知道對這個字的理解有分歧,他解釋:swagger 不是傲慢(arrogance),不是自我吹噓(boastfulness),不是自我中心 (ego),而是對自己、對信念的自信;這種根本的進取精神源自正確認識到,美國的事業是正義的、特殊的,建立在美國的核心價值之上。

只要看過荷里活的各種美國英雄大片,就對這樣的信念不陌生。美國經歷了雄霸世界的美國世紀,朝野上下都不乏這樣的自信,文化自信有不同層次,從器物,到社會、經濟、政治組織,到精神價值取向。美國的自信建立在建國二百餘年的成就之上。

可是只要把眼界放大一點就難免質疑:可以用美國二百幾年的成就凌駕在人類歷史過去幾千年的成就之上嗎? 要說可以的話,這頂多限於器物層次。

中國也提倡文化自信,這建立在長遠得多也豐富得多的歷史文化基礎之上,它經歷過不同歷史時期多次從谷底重上高峰的跌宕。目前的登頂是最新的一次復興,最新的一次自我更新。二百幾年,在中國不過是一個王朝的跨度,限於一個歷史時期。

中華文化一個非常可貴的傳統是不斷自我更新。孔子被尊為「聖之時者」,是因為他總能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對經典的整理能給予創新的詮釋。這種更新能力至今體現在大中華文化圈的現代化之上。

美國在物質文明創新上成就斐然,可是在制度、精神層次上的創新、更新就不敢恭維了,憲法上一個關於槍枝的條款就無論如何動不得,如何 swagger 下去?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世局無窮變,如看走馬燈

近來觀望國際局勢,真有如「三水佬睇走馬燈」── 好戲陸續有來,大戲一幕接一幕,還有什麼好戲上演難以估計,總之一定有好看的。

如果到深山裡閉關幾個月後重返紅塵,真不相信眼前局面。

在特朗普一意孤行之下,世界貿易面臨重大威脅,中美貿易戰一度如箭在弦,雙方叫碼一次比一次高。世界一下子有如回到了上世紀二三十年全球經濟大衰退的前夕,而今天的世界在全球化下已編織成非常緊密的全球供應鏈,牽一髮動全身,觸發的危機會前所未有的廣泛和嚴重。

差不同時,本來戰雲密布的朝鮮半島乍現雲散天青美景,朝韓首腦在板門店會談了,美朝首腦也計劃下月十二日到新加坡會談,朝鮮已開始動手拆除一些核設施,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似乎真的啟動了。局勢轉彎之急遽,讓人措手不及。

劇變發生的時候,有人說中國是最大受害者。誰知接着,金正恩到北京來了,不到一個月又到大連,為了與習近平深談。

不到一年前,中印兩個大國在洞朗軍事對峙,美國和日本又趁機推出「亞太印」概念以圖「抽水」。不旋踵,中印首腦卻到武漢毫無拘束地湖邊信步,深入交流,接着還會二度會面。

美國退出與伊朗簽定的國際核協定,是另一個劇變。這牽涉到聯合國全部五個常任理事國的外交關係,影響的不僅是美伊,對歐洲的安全和經濟利益損害最大。在歐美貿易關已因為美國突然徵收鋼鋁關稅而不太和諧之下,雙方關係更加緊張複雜。再加上美國把駐以色列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中東危機就更動盪。美伊對抗升級,美歐矛盾亦升級。

在這些變化發生的同時,很長時間裡並不和諧的中日韓首腦走到一起來了,中國首腦八年來第一次訪問日本。會面成果頗具前瞻性,將啟動「中日韓 + X」模式,發揮三個在亞洲的經濟領先優勢,共同開拓第四方甚至多方市場,促進地區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變化差不多都發生在中國周邊,從東北亞、南亞到西亞。變化不是中國主導的,但中國顯然是重要因素,特別是涉及朝鮮的變化。

朝鮮的急轉彎不是某人的心血來潮,而是國家心謀遠慮的戰略變化,是朝鮮七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國家重心轉到經濟發展上」的戰略決定。就在昨天,習近平會見了朝鮮一個由所有道、市委員長組成的訪華團。道與市是朝鮮的行政區劃,有人形容這是「傾巢而出」,規格和規模都罕見。這是為了到中國取經而來的,可見朝鮮改弦更張的決心。

中國申言無意輸出「中國模式」,但中國令人震驚的發展成果奪人眼球,確實已有一些發展中國家在銳意學習。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當過紐約市長的彭博通訊社老闆布隆伯格打算創立一個「新經濟論壇」,匯聚世界金融經濟業界大佬,探討中國崛起對美國「霸權」構成挑戰之後,世界該如何構建全球新秩序。布隆伯格已邀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前財長保爾森,參與設計這個「新經濟論壇」。

驀然見到靠着鍵盤的木手墊下面這行字:得其環中,以應無窮。